薛小唧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0小说网www.macfaq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因为怀揣着心事,祁邈今天吃晚饭都有点心不在焉。

在他的筷子又一次夹空后,颜殊忍不住抬眼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“嗯?”祁邈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把筷子伸到了菜盘之外,连忙拐个弯夹起一块排骨放进碗里,讪笑着说,“没有,在想工作上的事,不小心走神了。”

颜殊扒了一口饭,状似不甚在意地问道:“有很多事要处理吗?”

“嗯……”祁邈含糊地回答道。

“……书房借你。”颜殊勉为其难道,“你可以去处理工作。”

祁邈实际上并没有工作要忙,但是又不好解释,只能在晚饭后钻进了书房假装工作。

颜殊去了洗澡,他只要呆到她洗完出来,说自己已经处理完了工作即可。

书房的书架上摆放着很多书。

祁邈闲着没事,想要取一本下来翻翻看,却不小心碰掉了摆在书架上的相框。

“砰!”

相框砸到地上,发出不小的响声。

祁邈直呼糟糕,连忙把相框捡了起来,见其完好无损,正松了口气,却无意间看见相框里镶嵌着的照片,顿时怔在了原地。

那是……他和颜殊在毕业典礼上拍的合照。

也是两人为数不多的合照。

他以为,颜殊早就把这张照片丢了。

没想到,她还把它保管得好好的,用相框仔仔细细地封了起来,一点儿都没有泛黄,看起来十分爱惜。

祁邈的呼吸陡然深重。

毕业典礼那天,他是那么幸福。

他和颜殊约好考一个城市的大学,到时候一起去外面租个房子住,平时快快乐乐地同居,假期就到处去旅游,毕业后等安定下来就结婚。

一切都是这么美好,美好到甚至让人觉得不太真实。

他热切地期待着、规划着与颜殊的未来,差点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

那个暑假,他本来想和颜殊去旅游,却被祁廉盛强制派去国外学习,一直到即将开学才回来。

虽然很想念很想念颜殊,但是两人每天都用微信聊天,所以他还能克制自己汹涌的思念,安慰自己等到开学就好了,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尽管,不知为何,颜殊的回复越来越慢,也越来越简短。

回国那天,他归心似箭地赶回了祁家。

然而,他没有见到心心念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田园王妃:空间灵泉有点甜

田园王妃:空间灵泉有点甜

孟年
文案:她是21世纪农学博士,天之骄女,一朝魂穿,却成了古代一个任人欺凌的弃妃。父兄不把她当人,夫君怀中是他人,藤条子沾辣椒水,抽的皮开肉绽,她红颜一怒,赫然站起,毅然放下富贵荣华,凭区区十几亩旱田,间茅房,做起了布衣农妇。正当人们纷纷以为她落魄王妃孤老乡村之时,她却厚积薄发,不知不觉间成为一方首富,女中豪杰。大臣吃的粮,皇上品的菜,王爷饮的酒,都是来自吴字号!大楚朝中流传着她的名言:打脸斗嘴,玩
玄幻 连载 113万字
黄小强之梦游仙境重写版

黄小强之梦游仙境重写版

飞毛腿捣蛋
神情恍惚间,我坐在餐厅板凳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餐客,华丽的装潢,一切都十分正常却又些许陌生,仿佛在梦境。我叫黄小强,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男。今天我本来是在做什么呢,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餐厅里面?什么时候发生的,仿佛就像做梦,根本不记得开始。对了,我突然想起来了,今天是请相亲对象吃饭。奥,对方模样还行,不过十分高傲,也不太喜欢我,只是碍于相亲,勉强的出来吃个饭。想到这,我心里有些抱怨,为什么现在女人如此吃
玄幻 连载 1万字
纽约迷情

纽约迷情

月纸鸢
美国纽约是人们奔赴的避风港,是灵魂脱离苦境的天上人间。声色犬马朱门酒肉的繁华地。这里禁枪,却是修罗场的摇篮;这里贪金,却是人们苦海的慰藉;这里充斥淫靡与黑暗,疯狂与枷锁,亦是至纯至净的无人之境。数年前纪家在中央打虎中落马,纪家独女纪中曦流亡海外,辗转来到美国纽约。“纪家现在已经没落,但纪中曦依旧是高高在上不折不扣的名媛千金。她的修养,品行,气度甚至是美貌,依旧是圈内无可挑剔的存在就连那身段,啧啧
玄幻 连载 3万字
一仙难囚(修仙NP)

一仙难囚(修仙NP)

猫猫虫
玄幻 连载 3万字
情敌,借点信息素

情敌,借点信息素

苏子小姐
叶雨时没想到自己会以二十二岁高龄分化成oga,更离谱的是分化当天就被情敌吃干抹净。可恨的是贺航那家伙占了他那么大便宜,不但不愧疚还特不要脸把微信二维码递到他面前,笑的一脸暧昧:“留个联系方式?”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!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居然对情敌的信息素产生了依赖性,自此抑制剂和别的alpha标记对他毫无用处。为了能保持正常状态比赛,他不得不向情敌低头。可渐渐地,他觉得这个情敌有点不对劲。同
玄幻 连载 35万字
故事里的事

故事里的事

zg1760254641
床边的闹钟规律的响了6下,鸭绒被里伸出一条洁白的手臂,蒙蒙的阳光透过窗帘,映在手臂上显得格外的皎洁,手臂在床边摸索着,重重的按下闹钟的停止按钮,舒服的翻来了个身,如果公寓对面的主人在窗边往这边看,就能看到阳光透过薄纱照射在女孩赤裸的后背和臀部上,感觉暖暖的。女孩怀抱着柔软而暖和的鸭绒被,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声。
玄幻 连载 0万字